魅力娱乐新闻资讯网

王卓(DJ):170 猫儿,你究竟是什么人

财经新闻 2020-11-12 15:1582未知admin

  “警察的态度太过积极了,和他们平时的作风不太一样。”南宫泽想起今天他在警察局的时候,那些人的态度,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:“而且受伤的人还是小叔。”南宫泽记得,成溪的公安局局长张正是被南宫榆从高位上踢下来的,这两年一直不待见南宫榆,这回南宫榆在他的地盘受伤,他不禁没幸灾乐祸,反而督促他们尽快调查,这跟他平时的态度完全相反。

  “你怀疑王鑫?”路景辰挑了挑眉,一双深邃的凤眸斜睨着他反问道:“但据我所之,王鑫这些年一直十分谨慎,他不可能再改选的档口挑起这样的事端,这对他竞选可是非常不利的。”

  “但是除了他,我想不到第二个敢明目张胆跟小叔对着干的人。”南宫泽将路景辰的分析认真的琢磨了一会儿,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。

  “嗯,先顺着这条线索查一下……”路景辰沉默了许久才再次开口。

  话说到的一半的时候,路景辰余光瞄到南宫榆的主治医生匆匆的从南宫泽身后跑过去,路景辰一怔,立刻追上去,拉住医生: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!”

  “病人情况有变,我现在过去看看!”医生丢下这么一句话,便匆匆的甩开路景辰的手,往重症监护室跑去。

  南宫榆情况有变?!路景辰和南宫泽一愣,迅速反应过来,也赶紧往病房跑过去。

  “医生,医生你快救救他,救救他……”看到医生和护士往这边跑来,方诗雅挣开苏暖夏的手快步冲到南宫榆的主治医生面前,紧紧的拽住他,梨花带雨的哭着向他哀求道:“他不能有事,绝对不能有事,医生你一定要救救他……”

  “雅雅你先别这样,你先让医生进去看看南宫榆的情况好不好?”苏暖夏上前,快速的将她和医生分开。

  听到方诗雅对医生的哀求,苏暖夏的心里十分难受,现在的她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了。

  “我们会尽力抢救的。”医生向苏暖夏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,便匆匆紧了重症监护室。

  “南宫榆,你不能有事,你千万不能有事。”病房的门被关了起来,方诗雅整个身子贴着在玻璃窗上,泪流满面的看着里面正在急救的南宫榆喃喃自语:“你说过会照顾我的,你不能就这样抛下我,你不能……”

  “雅雅,南宫榆会没事的。”苏暖夏走到方诗雅身边,抬手替她整理凌乱的秀发,一边在她耳畔轻声安慰:“南宫榆也向我承诺过会照顾你一辈子的,他不会食言的。”

  “小晴,我,我不能失去他,我不能……”方诗雅僵硬的将头转过来,一把将苏暖夏抱住,泪水再次在她肩膀上决了堤:“小晴,我该怎么办,该怎么办……”

  路景辰和南宫泽感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两个女人抱在一起的画面,方诗雅整个身子都靠在苏暖夏身上,明显看到她肩膀的外套已经湿了一大片。

  “小舅妈,我们先到那边坐着等吧。”害怕苏暖夏撑着她有些吃力路景辰走到两人身边,一把揽过方诗雅的肩膀,强行将拉她往他们不远处的椅子走去。

  “我,我不要,我要看着他……”方诗雅用力睁开她,再次将身子往玻璃上贴,一双红肿的双眸一瞬不瞬的盯着里面正在抢救的南宫榆身上。

  路景辰想再次想上前,苏暖夏却伸出手拦住他,对他轻轻的摇了摇头。路景辰不满的拧了拧眉头,走到她身前,双手一扣,将她拉入自己怀中,深邃的眸底染着一丝丝的心疼。

  “你去帮我买点热饮好不好。”看出他眼底的心疼,苏暖夏冲他扬唇一笑,示意他不用担心:“雅雅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吃东西,我怕她撑不住。”

  “我去买好了,大哥你在这里陪着她们。”南宫泽走上前来,自告奋勇道。

  南宫泽离开后,三个人就站在透明的玻璃窗边,安静的看着里面的一医生做急救。不一会儿,医生和护士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  “医生,南宫榆怎么样?”门刚打开,方诗雅便冲上前去一把拽住医生的手,焦急的询问他道。

  “病人刚才出现休克状态,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看着焦急万分的三个人,医生摘下口罩,有条不紊的向他们说明南宫榆的病情:“接下来24小时我会找人看着他,如果24小时之内他没有出现任何异常情况,你们就可以给他办转院了。”

  “好的,谢谢医生。”路景辰轻轻的点了点头回答。

  “什么叫没有脱离危险?”听到医生说南宫榆还没脱离危险,方诗雅又紧张了起来,一双小手紧紧的扯着医生的袍子,追问道:“你昨天不是说只要他撑过12小时就能脱离危险么?”

  “你现在又说他没脱离危险是什么意思?”听到南宫榆还未脱离危险,方诗雅刚刚止住的泪水再次决了堤。

  “如果他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出现异常,就算脱离危险期了。”听到方诗雅的质问,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,跟她解释道:“但是刚才他突然出现休克症状,各项生命指标都显示异常,所以……”

  “雅雅!”听到这里,方诗雅心里一堵,疼得晕了过去,吓得苏暖夏赶赶紧用手撑住她,不让她摔在地上。路景辰看着眼前的状况,眉心一拧,弯腰将方诗雅抱了起来。

  “快点,带她去休息室输液!”医生看到这一幕也不禁吓了一跳,向路景辰招招手,示意他跟自己走。

  病房里,方诗雅一脸苍白的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输液,看着她暗紫色的唇畔,苏暖夏坐在她床边,心疼得紧紧握着她冰冷的小手,心里的恐惧感越来越强烈,她好害怕方诗雅会像三年前那般精神崩溃。

  医生曾经就告诫过她,不能让方诗雅情绪太波动,否则下次再崩溃,那就没那么容易治好了。

  南宫榆她爱了半辈子的男人,她完全不敢想象,要是南宫榆真的有个什么万一,方诗雅会变成什么样。

  “啊!”一个温热的东西突然触到她脸颊,将她吓了一跳,转过头,发现路景辰递给她一杯热饮。苏暖夏抬眸,感激的瞧了他一眼,将他手里的热饮接了过去:“谢谢。”

  “傻瓜!”路景辰心疼的揉了揉她的秀发,然后拉了一张椅子在她旁边坐下,单手将她搂紧自己怀里,语气极柔的在她耳边轻声安慰道:“放心吧,医生说小舅妈只是太过疲劳了,睡一觉起来就没事了。”说完,将她手里的热饮夺了过来,然后替她将吸管插上,再次递到她唇边。

  “嗯。”苏暖夏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,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:“比起她的身体状况,我更担心她的心理状况。你不知道当年她……”苏暖夏说到一半,发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,于是叹了口气,将头低了下去,沉默的喝起了饮料。

  “她怎么了?”苏暖夏突然的沉默让路景辰觉得不对劲,于是低头轻轻在她秀眉上啄了一下,向她追问道:“猫儿,有事就和我说,别一个人扛着。”

  苏暖夏从他怀里坐起来,一双璀璨的琉璃眸子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当她看到她眸底额执着与真诚时,苏暖夏纠结了很久,才不情愿的开了口:“雅雅,她,她现在这个情况,以前也出现过。”

  “当年小洁走的时候,她就是这个状态。”

  “医生说,她是因为失去了心中唯一的寄托于希望,所以导致精神崩溃了。”说到这里,苏暖夏的眼眶湿润一片,嗓子也哽咽了起来:“那个时候她整整治疗了一年,你没有办法想象,当时她当时是怎么熬过那一年的……”

  “没事的,小舅妈不会崩溃了,小舅不是还好好的么?”路景辰伸手将她搂进自己怀里,抬起温热的手指轻轻抹掉她脸上的泪珠。

  “刚才我给他以前的医生打电话,将她现在的情况告诉他,David说,她现在的情况很危险,很有可能旧病复发。”苏暖夏从他怀里坐了起来,抽泣的摇了摇头:“David说照这个情况来看,她复发的可能性很大,而且,这次一旦复发,就不一定能治好了。”

  “路景辰,我们该怎么办?”一想到方诗雅的病情,苏暖夏的泪水怎么止也止不住了。

  “傻丫头,别胡思乱想了,小舅会好起来的,小舅妈也不会有事的。”路景辰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,一双漂亮的猫眼也哭得红肿,心疼的将她搂紧怀里,轻声安慰着:“你别听那个医生危言耸听,也别自己吓自己,嗯?”

  “嗯。”苏暖夏靠在她怀里,淡淡的应了他一声。她也不想胡思乱想,她也希望方诗雅没事,但是她的精神状况确实不乐观。

  想着想着,苏暖夏因为疲劳过去,靠在路景辰的肩膀上沉沉的闭上了双眸。感觉到她平稳的呼吸,路景辰低下头,抬手轻轻抹掉她脸上未干的泪珠,心里升起一丝丝困惑:猫儿,你究竟是什么人呢?为什么方诗雅会叫你小晴呢?

魅力娱乐新闻资讯网 Copyright @ 2011-2018 魅力娱乐新闻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琼ICP备xxxxxxxx号 网站地图

联系QQ: 88888888 邮箱地址:88888888@qq.com